支付宝往事:将赋能进行到底
2020-03-22 17:16:46
  • 0
  • 0
  • 0

文丨阑夕

直到今天,人们依然能够在阿里的成长轨迹中,看到互联网之于中国而言地位上的变化。

在十七年前SARS爆发期间,马云说着「要给世界一个惊喜」,而后淘宝网的横空出世将阿里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十几年光景过去,以淘宝为首的阿里系俨然已经坐上了中国互联网的头把交椅,马云不仅实现了曾经承诺的「惊喜」,整个阿里也离「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项宏大愿景越来越近。

如果不是相隔十七年后瘟疫的再次出现让多数人有了另一段不得不宅在家里的经历,或许也不会有人意识到,最初被视作星星之火的阿里,竟以燎原的态势如此大尺度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当然,这句话放在整个中国互联网身上也都同样适用。

在此过程中,与时代一同变化、不得不提的角色,就是刚刚宣布战略转型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的支付宝,想要厘清支付宝这次转型的缘由,则需要回顾它17年来的发展史。

支付宝诞生之初的定位非常明确:解决用户与商家信任问题的托管工具。正是基于这一点,淘宝才得以打破线上B2C交易模式的僵局,在堪称贫瘠的土地上开拓出了电商的一席之地,彼时作为植根于淘宝交易体系中的一环,支付宝还尚且没有如今这般野心。

在宣布独立后的几年里,支付宝致力于打通各行业领域的应用落地,让支付宝用户数量甚至超过“母体”淘宝。随着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支付宝逐渐奠定了支付能够彻底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理念,于是在2010年与2011年分别推出了快捷支付和条码支付两项功能,适逢移动互联网崛起,「支付」这项行为的使用场景迁移,让支付宝迎来了用户数量的质变。

毫无疑问,支付宝是支付移动化浪潮的引领者,当微信作为国民级应用也开始推出支付功能,两者在这一领域展开了数年的竞争,但不同的是,无论从产品形态还是战略方向上讲,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在近些年已经踏入了两条不同的河流。

这些变化来自两者截然不同的用户生态,微信支付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它用户数量以及与支付相吻合的用户黏性上,从时间上看,似乎微信支付推出的几年时间便做到了与支付宝用户量级持平,如果说支付宝不眼红肯定是假的,所以曾有一段时间,支付宝试图通过建立社交板块来弥补自身在这一领域的劣势。

但事物总有两面性,支付宝在社交领域的试错,逐渐使其认清了自己拥有着自PC时代就建立起来的优势:理财、基金等金融领域的流量入口,以及线上交易的优质商业服务能力。以2013年余额宝、2015年芝麻信用的面世作为两起标志性事件,支付宝用一种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方式,成功从一个解决信任问题的支付工具彻底变成一款专业、数字化的个人产品。

细数下来,无论是PC时代的支付工具,还是移动时代的金融平台,支付宝总是能够在壮大的过程中发现用户需求,从而催生产品形态,甚至是用户生态上的更迭,所以眼下支付宝宣布进军服务业转型「数字生活开放平台」,从某种程度上讲又是一次疫情爆发后,用户与商家需求倒逼的结果。

2019年中国服务业GDP达到了53万亿,其中属于美团、携程等被「互联网化」的线上服务业比例还不足5%,如果说平日里人们对这项数字并不感冒的话,那这场将环境封闭起来的疫情则让所有人意识到了在线服务的匮乏程度。

一如前几日「支付宝伙伴合作大会」中蚂蚁金服CEO胡晓明提到的一样,「仅仅帮商家把店铺搬到线上是不够的,关键是把我们积累十多年的能力开放出来」,以淘宝为首的淘系电商平台之所以能够步入黄金时代,它做的并不仅仅是帮助商家建立起线上店铺,其背后对商家从获客到经营,再到物流与支付等领域的赋能才是关键所在。

在经历了几年间的试水后,支付宝终于决定全面进军服务业,将自身打造成一个能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的数字生活平台,而对于支付宝来说,能够达成这一目标的前提便是此前在公众间建立起的信任基石,以及通过商业与生活服务能力,逐渐让人们摆脱对支付宝「只是一个工具」的固有印象。

事实上,支付宝在致力于打造数字生活的命题中已经小有所成,只是过去用户在寻找服务的过程中多是拥有明确目的性地依赖搜索功能,往往会忽略掉线上服务能为自己带来的其他便捷,而支付宝此行的目标,便是通过AI技术寻找每一个用户相应的需求并予以推荐。

多数人都知道如何线上缴纳水电等生活费用,却鲜少有人懂得如何随时查看自己的社保与公积金状况;多数人都知道将余额存入余额宝,但能将收益最大化的优质理财产品却无人问津。前者是数字化迄今为止为生活带来的常态,而后者则是我们需要努力的方向。

胡晓明将数字生活开放平台称为服务业的「新基建」,换句话说,支付宝予以服务业的赋能,正在开拓数字化能够如何改变公众生活方式的另一层想象空间。

而无论对于商业服务还是生活服务而言,支付宝都已经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验证了线上模式的可行性,而下一步要做的,便是将此前赋能商家、便利用户的经典案例普及到每一个领域、每一个角落中去。

或许将来某一天,用户只需用手机打开支付宝一个应用,甚至足不出户就能将周边的吃喝玩乐、金融理财甚至教育医疗等服务都归纳囊中,而彼时人们在思考改变是从何而起时,也会铭记这段瘟疫危机中的机遇。

国内互联网在从无到有的二十余年发展历史中,从来都不缺少类似的危机与需求,十七年前后都是如此。就像当世纪之初中小型企业企图在大城市中开拓疆土时,没有人愿意相信互联网在未来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正是因为这些,才会有后来「为何上海不出马云」式的思考。

丘吉尔曾说过「永远不要浪费一场危机」,在眼下曙光出现前的至暗时刻,显得尤为应景。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