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后一名Craigslist学徒的告别
2017-12-02 16:41:03
  • 0
  • 0
  • 0

当然,此处的惋惜,必须加上特定的语境,它在去年火速拆掉VIE结构、转为登陆新三板,目前市值达到30亿人民币,这绝非能够用失败来形容,然而,相比58同城超过百亿美元的市值,曾经与其并驾齐驱的百姓网,则又显得失色太多。

Keso(洪波)曾描述王建硕「既不想务这个实,也不原意懂这个中国,仍能做得风生水起」,言简意赅。王建硕其人,在百姓网之前一直混迹于外企——百姓网本身亦是从eBay中国区长出来的独立项目——他曾用英文写博客,月度PV最高达到百万,毫不掩饰自己对于Google系产品的喜爱,创业多年仍保留了编程的个人习惯,于是理所当然的,Craigslist的简洁和直接,也构成了百姓网的信仰,也是它能够与58同城和赶集一起熬过中国信息分类网站爆发时期——激烈及拥挤程度不亚于后来的「千团大战」——的基础竞争力。

可能不少人已经注意到,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很少动辄标榜「平台」。

比如Whatsapp,当其MAU已是微信的近1.5倍,整个产品形态仍是通讯工具,全然不似它的亚洲同类那般急于推陈出新、言必称「生态系统」。

更多其实具有平台色彩的产品,如Tumblr、Pinterest、Instagram、Etsy等,也都缺乏激进的扩张策略,这让很多寄望复制对方发展路径的中国产品在超车之后感到失措,作为「中国版的Tumblr」,轻博客产品点点网的创始人许朝军就曾坦言他无法「考虑盈利问题」,深究其因,多半缘于Tumblr在商业化上的「温吞」,以及它向用户出售付费模板的模式难以适用于免费为王的中国市场。

堪称活化石的信息分类网站鼻祖Craigslist是同样的一枚样本,由于它始终拒绝——或者说是懒于——开放API,甚至还曾一度引起其他创业公司的「声讨」,后者倡议Craigslist能够尽快「平台化」,与全球互联网的其他节点互惠互利。

你能相信这是一个活在2017年、全球排名前200的网站吗:

​中国最后一名Craigslist学徒的告别

​Craigslist的保守观念来自它与风险对抗的成功经验,截止到今年已有整整二十年历史的它,以盈利的财务状况安然度过了令所有科技公司都痛不欲生的互联网泡沫时期,挫败了Google和微软在这个细分领域的涉足意图,似乎趟出了一个小而美的基业长青之路。

坚持压制团队规模用以控制成本,坚持采用最为稳妥而理智的广告经营,坚持扮演报刊分类信息的网络翻版,均使Craigslist的核心利益不在「变化」那边。

不过,中国企业对于Craigslist的模仿,仅仅在于这种框架的复制,到了实际经营的时候,人力密集的好处很快可以换来超乎自然规律的增长。

如今,58同城的员工规模已经超过2万人,其中几乎九成以上都是销售,是这些如蚂蚁般无孔不入的推广单位,构筑了十余亿美元的年收入,以及依旧处于亏损状态的财务报表。

相比之下,直到今天,Craigslist的员工数量都不超过百人,它在美国最大的分类信息网站的宝座上足足坐了二十年,而且似乎还将继续坐下去。

而百姓网的创始人王建硕向来宣称他才是Craigslist的正统继承者,比较尴尬的是,这个血统,58同城和赶集并无争夺的念头。

于是,当竞争对手都在远离Craigslist模式的时候,百姓网的坚守显得虔诚而有些寂寞,王建硕甚至裁掉了他在短期内尝试搭建起来的一支销售团队,他认为这会导致信息的成本上升,从而影响用户体验,当然,更重要的理由是,「Craigslist没这么干。」

2013年,58同城和赶集开始由小跑变为冲刺,烧钱与融资并进,广告投入对增长拉动极快。而百姓网,则还在慢悠悠的对媒体宣扬自己「2009年就开始盈利、从来不做市场推广、60名员工对抗需要5000名员工的对手」,并称「交易额很快将会超过淘宝」。

可惜事与愿违,最坏的结果接踵而至,姚劲波和杨浩涌打成亲家,王建硕再无坐收渔利的从容。有传闻说,一向心高气傲的王建硕给姚杨二人拨去电话,表态「你们投资(收购)百姓网都是可以谈的」。

与其说是Craigslist模式没能成为好的表率,不如说是中美两种国情的撞击与错落。就像零售业的过度发达让亚马逊等美国电商服务的增长空间有限,以致缺少如同阿里京东这样的本土野兽;人力成本的昂贵同样使得O2O的概念和应用在美国落地缓慢,所以中国信息分类网站顺势衔接大量剩余劳动力的做法,已是超乎Craigslist的想象。

事实上,与传统产业结合愈是紧密的地方,所谓「产品驱动」的价值就愈低,因为在技术趋于雷同的情况下,扫楼扫街的执行力就成为拉开距离的分水岭。

后来,转而接受百度以PE形式注资、甘愿成为百度O2O——现已放弃——的棋局一子,对百姓网而言,这是艰难而不得不做出的选择。虽有玩笑,说58同城与赶集合并之后,百姓网的行业排名反而上升一位,但是谁都知道,当对手之间不再存在相互消耗,追赶者需要付出数倍的成本,才能弥补差距,而王建硕和百姓网都不具备这个能力。

对于融资,王建硕的观点一直未变,这个「资」的重头在于「资源」,而非「资本」。百姓网早期推崇Google Adwords的自助系统,想方设法希望中国用户也能在无需指导的情况下通过线上完成全程操作,但是反馈并不理想。其实,Google在华运营的那段岁月,仍然需要「接地气」的使用代理商来完成广告产品的市场教育,已经说明了一切。

只是这也意味着王建硕终于选择背离Craigslist的路线了,拆掉VIE、登陆新三板,也让百姓网的理想故事从对华尔街讲述的「中国版的Craigslist」变成了对国内散户描绘的「中国分类信息老二」。

但这终究不是一份100分的答卷。

以及,Craigslist真的完美吗?在Riddit,有人曾经贴出了下面这张图片,栩栩如生的展示出了Craigslist这头史前巨兽是怎样被移动互联网的新生代啮齿类产品们活活肢解掉的:

​中国最后一名Craigslist学徒的告别

​真是让人想起美国作家约翰·诺尔斯所说的:「事物存在的时间越久,变化便越大。没有东西是恒久不变的,一棵树不会,爱不会,甚至暴死都不会。全都会变。」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