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峥卸任CEO:年轻的拼多多还想更年轻
2020-07-05 00:14:54
  • 0
  • 0
  • 0

#黄峥卸任拼多多CEO#再度冲上微博热搜。

拼多多创始人、董事长黄峥通过致全员信的方式宣布,经董事会批准公司原CTO陈磊将出任首席执行官,黄峥则继续担任董事长。同时,他在拼多多的持股比例降至29.4%。

除了划归原本属于天使投资人的比例,还有两块股份基本被拿来做公益:一是和创始团队捐赠股份成立繁星基金会,二是拿出自己名下的股份给到拼多多合伙人集体,保证拼多多股东利益的情况下,其中一部分也可以拿来进行长期基础研究。

拼多多或许是互联网上评价最为两极分化的公司,长期以来,围绕着拼多多的话题一直分成两派,一派是坚决不喜欢、拒绝,另一派是真香。最近,慢慢出现了第三类,叫虽然嘴上说不喜欢,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用。

客观上讲,拼多多今天的用户量已经是阿里2018年的水平,五年时间剧烈改变电商格局,遭遇争议不可避免,但如果对标2018年的阿里,拼多多在合伙人制度、管理制度上的完善和升级其实已经迫在眉睫。

或许正因如此,近一年来,黄峥曾在多个场合表示:要让更多年轻人承担公司发展的责任。疫情中给公司大部分员工涨薪,给平均年龄27岁的拼多多人拉了一波仇恨。至于出让股份的用途,如投入技术研发、成立慈善基金会等,在拼多多两年前的招股书中,同样有迹可循。

组织架构调整后,黄峥个人其实更聚焦了。他未来要做的,比如“制定公司中长期战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等,也能从此前采访中看出一二。毕竟,他的人生导师段永平41岁退居幕后。富兰克林40岁投身科研,这也是他羡慕的人生选择。

人才建设:黄峥唯一公开提到过的“挑战”

创业和开车很像。

开车只有勤换挡,才能保证发动机在最佳状态下工作,从而达到省油又不伤车的目的。换挡时机也有讲究。一般来说,低速换挡不仅耗油,还有可能损坏变速箱。高速换挡提速更快,也更省油。

同样,一家公司成长到一定体量,就要调整架构,实现组织引擎升级。成长型公司迭代的速度更快,也更容易发现和解决问题。因此,很多成功的企业家不是“功成身退”,而是在公司发展高峰期隐到幕后,把更合适的人推到前台。

1998年,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在车库成立了Google。两年后,他们拿到2500万美元投资,代价是让更有经验的埃里克·施密特担任CEO。职业经理人的加入,确实让谷歌飞速发展,2004年上市时估值达到270亿美元。

2011年,两位创始人重新担任CEO和总裁,可不久后他们就双双卸任。2019年,佩奇和布林在公开信中说,谷歌将是一位21岁的年轻人,正要离开学校走向社会,“是时候承担起母亲的角色——提供建议和爱,而不是日常唠叨”。

第一次卸任,是因为谷歌发展初期,需要更专业的管理者。第二次卸任,是因为谷歌已不再只是互联网公司,还要探索人工智能等更多新技术。两位创始人明白,高速路口最适合换挡。

放在这个框架之下,黄峥卸任CEO就好理解了。

拼多多虽然成立不过五年,却走完了“前辈”十几年的路程。2020年拼多多已经有6.28亿活跃买家,比阿里巴巴少1亿。再往前追溯,阿里巴巴2018Q4的用户数为6.36亿,相当于拼多多当前的数据。

从用户增长上看,拼多多连续五个季度的增速一直在40%以上,阿里巴巴从23%降到11%,京东则是从4%增到24%。京东当前用户数还比较少,阿里巴巴的用户获取已经接近天花板,拼多多还在一路狂奔。

高速成长也带来了“甜蜜的烦恼”:公司业务可以高速发展,但人员很难快速扩张。因此,千亿市值的拼多多,现在仅有6000个员工。根据财报,拼多多员工的平均GMV为1.7亿——这应该是中国人效比最高的上市公司。

2018年,黄峥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曾提到“很多事情来不及做,人力也不够,我们只能花最主要的经历做最主要的事情”。2019年,他在拼多多四周年的讲话中,也提到“人才建设是公司发展的另一大挑战”——这大概是黄峥唯一公开提到的挑战了。

年轻人才能推动互联网

1957年,毛泽东在莫斯科大学礼堂,接见中国留苏学生代表。他走到讲台前沿,发表了那场著名的演讲,“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象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这句话后来时常被人引用,关于年轻人的讨论从未停止。高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更是如此,拼多多2019财年报电话会议上,黄峥宣布拼多多团队平均年龄27岁,技术工程师占比始终维持在50%以上。

今年2月,职场社交平台脉脉调研了19家中国头部互联网公司,得出的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点:互联网企业员工平均年龄为29.6岁,其中拼多多和字节跳动平均年龄27岁,属于最年轻化的公司。

黄峥也是在26岁时跟着段永平与巴菲特共进午餐。他后来回忆说,“巴菲特讲的东西其实特别简单,是我母亲都能听懂的话。这顿饭对我最大的意义,可能是让我意识到简单和常识的力量。”

放在企业管理上,一家高速发展期的企业需要更多年轻的力量,这可能正是黄峥认为的常识。在拼多多飞奔的几年,黄峥经常感慨,“更多年轻人应该承担公司发展责任”。

比如,拼多多四周年内部讲话中,黄峥提出“人才建设”的挑战后,也说到了解决方法:公司正处于快速发展期,会看重年轻员工和年轻主管的成长。

关于公司和员工的关系,他打了个形象的比方:对拼多多这家公司,一开始的团队是它的母亲,把它创立孕育出来,但这家公司不是黄峥个人的,也不是员工的,慢慢所有人要变成这家公司身上的细胞,变成其组成部分。

2016年,他就在公众号中说,好公司应该花力气去解决那些正确又难的问题,而不是四处捡一大堆芝麻。因为“四处捡芝麻的心态往往是连芝麻都捡不到的”。年轻人的成长也同样,不应该纠结休假、办公楼和食堂这些琐事,“先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黄峥表示,拼多多最宝贵的资产是“人”,应该表扬、奖励和拥抱这些默默工作、创造价值的同事,“我们决定提高绝大多数团队成员的薪资,而不是要求他们承担因为公共卫生事件所致的短期财务影响。”

可见,黄峥很早就关心年轻人的成长问题。外界看来40岁正是当打之年,但或许在他看来,拼多多很多年轻员工,也已经到了承担更多责任的时候——有人需要更多鼓励和磨炼,有人可能已经具备这样的实力。

今天的卸任,上市前就已经说清楚了

除了“高速换挡”和“交棒给年轻人”,拼多多这次组织架构调整,还有几个变化:一是公司原CTO陈磊将出任首席执行官,二是连同创始团队捐赠约2.37%的公司股份,正式成立“繁星慈善基金”;三是黄峥将拿出个人名下拼多多上市公司的7.74%股份给到拼多多合伙人集体。

其中,繁星慈善基金“旨在推动社会责任建设和科学研究”,而出让的股份一部分用于“长期基础研究和社会公益等方面的探索”,一部分作为“未来管理层的补充激励”。

任命CTO和成立基金会让很多人感到惊讶,但如果你找来拼多多招股书对比,会发现一切早在两年前就已注定:在“Corporate Social Rresponsibility”这一部分中,明确指出要成立私人慈善基金,支持科学研究、医学研究和前沿技术。

△拼多多招股书

拼多多是一家技术和创新驱动的公司。今年3月发布2019财年报时,黄峥也提到,拼多多平台研发费用为38.7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11.2亿元,增长247%。超过50%是技术工程师,任命一个CTO为首席执行官也不奇怪了。

本轮组织架构变动后,黄峥依旧是拼多多最大的股东。内部信中,他也说明了自己的去向:将花更多的时间和董事会制定公司中长期战略,研究完善包括合伙人机制在内的公司治理结构,努力从制度层面推进拼多多再上台阶,逐步成为有国际竞争力的公众机构。

其实拼多多上市后两年,黄峥已经很少公开露面了。除了参与财报电话会议、每年一封股东信外,公众很少看到有关他的消息。

上市前夕,《财经》杂志记者就曾尖锐地提问:你的员工说你基本不管业务,也很少开会。

而他的回答是,“(作为CEO),你要想清楚一点,你真的有这么厉害吗?绝大多数人在绝大多数方面都比我强,我只在很少的方面比很少的人强”。

因此,作为CEO,黄峥实际上只做两件事:一是负责给公司输入价值观和文化,以及为员工树立人生理想。二是管那些突然冒出来以前没遇到过,也不知道分配给谁的问题。

黄峥本科和研究生学的都是计算机,早年他出来谈社交电商,不止是谈渠道、媒介的变化,更多地是谈分布式人工智能——少有创业者会讲这么细,真去区分集中式AI和分布式AI。

因此,当被问到拼多多之外的期许时,黄峥希望转型成真正意义上的科研人员。他甚至举了一个例子:一百美元纸钞上印的本杰明富兰克林,此人做到40岁就不再涉足商业,而是参与科研发明了避雷针——很巧,今年黄峥也是40岁。

以上所有动作,包括黄峥卸任和放权给年轻人,拼多多的股东或许早就预料到了。毕竟2018年6月黄峥给他们的股东信中,就提到作为投资人可以期待的东西。总共只有两点,一是“您有理由相信我们有极大的上升空间”,另一个就是“你应该可以期待一个充满激情的团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