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未来组织的春天
2019-09-09 13:48:38
  • 0
  • 0
  • 0

文丨阑夕

伴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席卷全球,「数字化经济」正在引领着时代潮水的走向。

早在2016年,德勤发布的《The New Digital Divide》便曾指出,「消费者在实体店中花费的每一美元中就有56美分受到数字化渠道的影响,这一数据在三年前还只有36美分。」

而这一趋势在我国尤为明朗,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在今年4月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与就业白皮书》显示,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总量达31.3万亿元,占GDP比重已经达到34.8%、

另一方面,随着5G网络商用的开启,预计到2025年我国将建成全球最大覆盖面积5G网络,更不用说当下我国从网民、宽带用户数到网络零售额、移动支付交易规模等数字经济要素均已位居全球之首。

换言之,数字化经济时代的加速到来已经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

与之相匹配的,则是作为数字化经济重要组成部分和核心驱动力的数字化企业及组织的重要作用日益凸显,那么数字化组织究竟会是什么样的?

咨询专家弗雷德里克在《未来的组织》一书中给出了一个方向,即网络世界的组织形式将具备扁平化、高效率与创造力的特点。

简单地说,弗雷德里克认为,互联网企业的组织形式将从传统的金字塔型革新为蜂窝型,基于此鼓励员工追求新技术、新方法提升工作效率,这种扁平化的组织架构形式也将充分激发员工们的创造力。

8月27日,钉钉在杭州召开未来组织大会,钉钉CEO陈航在大会上宣布,截止今年6月底,钉钉用户数已经突破2亿,企业组织数突破1000万。

在此基础上,钉钉产品将实现沟通协同层面的全面升级,推动人与人、人与事、人与物这三方面之间智能协同,构建沟通协同统一场。

事实上,作为全球最大规模数字化转型的引领者,在钉钉的定义之下,数字化经济时代的未来组织形式雏形已显。

从企业组织角度看,钉钉所构建的智能组织正具备弗雷德里克所提出的三大特点,其以数字化的工作方式,用「五个在线」——组织、沟通、协同、业务和生态在线,帮助传统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

以在2014年1月钉钉上线之初就成为其首个企业大客户的复星集团为例,钉钉的数字化赋能首先实现了组织扁平化改造,进而打破上级管理僵局、推动平级协同作业、消除下级工作惰性,同时在部门管理、项目管理等多方面起到了提升工作效率、激活员工积极性的重要作用。

截至目前,复星集团已经实现了旗下200多家企业,7万名员工使用钉钉,钉钉更被战略定位为复兴集团移动办公体系的唯一入口,「非执行部门,管理层理论上用一台手机,即可随时随地办公」。

有着26000多名员工的大型民营企业东方希望则是另一个直观的例子,钉钉软件硬件一体的解决方案在东方希望被广泛运用,涵盖包括MES、物流、客商服务、出勤、点餐、EHR、协调办公等52个微应用,对于企业信息化管理水平和工作效率的提高作用获得了高度认可。

有东方希望的员工笑称,「接入钉钉以后,上班不需要带现金、记密码、按指纹,一切都轻快了起来。」

事实上,以钉钉为核心的智能组织架构对于互联网企业也有着重要赋能作用,如嘀嗒出行就通过钉钉将「以人为本」、「自我驱动」的管理理念落地,实现市场、销售、技术、运营、客服整体价值链的在线化,在员工侧大幅减少重复劳动,提升工作效率。

而在管理侧实现内部管理全面在线化,提升企业内部人员的沟通与协同效率的同时,钉钉还帮助嘀嗒出行更加充分地收集和利用沉淀数据,将高端决策机制覆盖到日常的管理流程,进行高效精准的资源优化配置,让企业运行效率得到大幅提升。

仅以财务审批为例,此前纸质报销从提交到审核到最终打款归档,需要4-5天时间,现在通过数字化财务,领导随时随地审批,6步3小时即可完成,效率提升10倍以上。

这其实正贴合《未来的组织》所推崇的可塑性组织形态与多元化管理模式。

前者指的是「真正具备竞争力的企业组织,应当不以产品或部门等单一环节作为组织基础,而是综合多个商业要素建立可塑性组织,不断追求可适应新变化与新竞争的短期优势。」

后者则由美国多元化管理研究所所长小罗斯福提出,意为「在具备共同使命和目标的基础上,充分赋予员工思考学习、自我成长、创新创造的权力,同时积极推动跨部门合作和企业文化更新。」

这其中的道理并不难以理解,无论是当下还是未来的企业组织,都是在一个饱含不确定性、竞争激烈、业务复杂的环境中运作,这个环境的变化速度自步入互联网时代以来还在不断加快。

基于此,企业的盈利和生存能力取决于能否搭建出可以应对朝夕瞬变外部环境的组织结构,并拥有可以刻不容缓处置变化的员工群体,可塑性组织与多元化管理因而成为了个中关键。

而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通过钉钉赋能全面拥抱线上化数字化,进而在思维策略、管理模式、工作流程等多个层面产生质变,这正是化整为零搭建可塑化组织和在内部推行充分放权的多元化管理的基础所在。

另一方面,人是组成组织的基础,这一点即使在数字化经济时代也并未发生改变,钉钉同样强调这一点。

从复星集团、东方希望和嘀嗒出行等企业案例中不难看出,无论是提升员工工作效率、积极性还是创造力,钉钉数字化能力赋能都旨在让组织充分激发员工的主观能动性,并赋予后者足够的资源支持,为满足不同客户的不同需求提供了可能。

管理科学专家黄丽华教授指出,「万物互联时代,人才是焦点,如何能够以小团队管理的方式,实现高效沟通、行动一致、疯狂复制和整体智慧,并形成以任务为目标的,基于连接的团队协作,成为了管理思想变革的关键。」

一言以蔽之,未来组织的核心在于以人为本。

必须指出的是,相较于数字化组织架构对企业自身运转状态的积极影响,能否承担社会责任是容易被忽视但非常重要的一点,其作为企业的隐性特质,决定了创造更多社会效益是对未来企业组织的另一个要求。

在这方面,钉钉的表现同样令人满意。

截至目前,钉钉已经服务于教育、健康、文娱、环保乃至政府单位等更多领域,以上文提到的东方希望为例,在这家传统企业的公益事业种,钉钉软件亦被广泛地应用——基于钉钉开放平台,东方希望量身打造了钉钉爱心拍卖平台和钉钉公益积分管理平台,对公益事业活动和志愿者群体进行具备良性反馈极致的长效管理。

再比如,浙江省政府钉钉已接入超过120万公职人员,让「最多跑一次」改革落地为「一窗受理、集成服务」,「一网申请、快递送达」和「一号咨询、高效互动」。钉钉俨然已经成为加快建成掌上办事之省和掌上办公之省的重要支撑。

更重要的是,企业组织基于钉钉平台培育出更多元、更灵活的产品和服务,催生了新的「平台化就业」概念。

高端设计公司洛可可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其基于钉钉打造的洛客众创平台汇聚了近4万名注册设计师、百万用户,项目平均交付周期缩短2/3,项目经理服务项目数量提升150%。

这本质上是一种基于分工精细化的多维度多层次生产力,通过推动新兴产业发展,创造更多新兴工作岗位,进而创造社会效益的重要体现。

对于还在不断进化的钉钉而言,未来组织形式远未稳固,漫漫前路也并非一片坦途。

《未来的组织》一书认为,健康的企业组织需要有一个明晰的组织目标和价值观来抵御市场及组织变革带来的冲击,而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将在于组织抵御习性即组织僵化和惰性的伤害。

从某种程度上说,组织创新与僵化就如同一个硬币的正反两面,推动前者,抵御后者,这无论对于传统企业、互联网企业还是钉钉所创造的数字化企业组织形式,都是一个必须重视的课题。

但可以笃定的是,伴随着数字化经济时代的脚步,未来组织的春天已经到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