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学要把CEO请下神坛
2018-05-08 13:47:34
  • 0
  • 0
  • 0

蔚来汽车的创始人李斌,出乎意料的因为「穷」这个关键词而火了一把。

他先后参与创办易车网和摩拜单车,然后投身电动车生产产业,再造一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独角兽,风头十足。

然而,在腾讯大学组织的谈话类节目《CEO来了》上,李斌说他迄今还是租房居住,平日里开一辆二手奥迪出行,完全不及身家百亿的物质需求。

这似乎是和「赚多少钱都不够用」的中产焦虑背道而驰,实现财富自由的人,往往有着不同于大众想象的消费观念,早些时候,马克·扎克伯格常年开着一辆本田飞度代步的新闻,也在社交网络里一度刷屏,颇具反差效果。

美国的知识分子安·兰德说过,「财富是人的思维能力的产品,金钱只是一种工具。它会把你带到你想去的地方,但不会替你驾驶。」

当然,换个角度来理解,这么云淡风轻的表达,很容易被视为「何不食肉糜」,难以获得普遍认同。

故而对于拜金和批判和对于挣钱的推崇总是同时同时存在,排除所谓「对立的统一」的成分,人类终究需要通过成功犒赏自己。

是的,成功的标准有很多,但是选择的分布也并不均匀。

在克服了对于无产阶级的莫名狂热之后,追求商业经济的成功和个人价值的实现变得合理起来,一旦媒体的聚光灯对准舞台中央,功成名就的事迹也就任君评判、各取所需。

腾讯大学的定位相当微妙,它有宽泛的主题性质,输出的却主要是「腾讯经验」,也就是来自腾讯各项业务——包括外部投资的创业项目——的复盘和总结。

除了《CEO来了》之外,腾讯大学每年提供数十场互联网行业直播、邀请腾讯业务专家分享案例经验的腾大直播间、提炼腾讯19年产品经验的《腾讯8分钟产品课》,还有面向投资公司CXO开办的mini MBA项目——远航项目,针对各业务条线领头人组织的腾讯公开课等。

中国缺少私立大学的制度和文化,企业需要系统性和连贯性的传授抽象技能——同时间接哺育下一代企业家的成长——而选择了这种数字传播渠道,其实也很自然。

就连美国,比尔·盖茨都曾抱怨改善教育比降低发展中国家的婴儿死亡率——后者正是他的慈善基金多年以来致力于解决的问题——还要困难,几乎没有底洞的资源投入和难被精确测量的回报,让这件事情向来伴随着漫无止境的争议。

市场化的做法,有时可以规避很多不必要的博弈,就像米尔顿·弗里德曼所言,花自己的钱办自己的事,既经济又效率。

雷军说他在武汉大学读书时,从图书馆里借阅《硅谷之火》,看完之后「内心激动得不行」,觉得乔布斯这些人的作为会改变自己的一生,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把传奇人物请下神坛——或者说还原他们的本来面目——的意义也在于此,不是所有人都能取得伟大壮丽的成功,但成功这件事情也并非遥不可及,雷军说他在大四时和同学一起创办软件公司,就是受到来自大洋彼岸「有梦想不妨一试」的激励。

硅谷的火焰在燃烧起来之后就不曾熄灭,炽热的温度和和明亮的光芒为它源源不断的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冒险家和精英,至今仍然效力不减,这就是为理想主义赋予现实魅力的结果。

腾讯大学在创立之初,也说过要推动建立「开放共赢的互联网生态」,它首先当然是利己的,因为腾讯的商业模式,本就需要连接各种产品和服务,最终形成数字世界的基础设施,但它兼具的利他性,则体现在向大众传播参与互联网的价值乃至成为创业者的课程,其实还是整个行业的福祉。

李斌说他在北大上学时,打的第一份工是帮南门外的一家办公用品店销售耗材,有次客户过来要买的白板他那个店里没有,于是他就去另外一家店里帮人代买了这个,然后对方很高兴,就顺带着在他打工的店里买了两千多块钱的其他商品。

后来这件事情被李斌的老板知道,把他骂了一通,觉得这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这也成为对李斌后来创业触动很大的一次经历,「你怎么去帮助用户解决他的问题,以及如何权衡功利需要,是非常值得思考的。」

见微知著,以简驭繁。

李斌这期讲了不少内容,包括他对中国创业者参与全球竞争的自信——「特斯拉有的我都会,但我有的它不见得会」——完整视频如下:

据说未来登上《CEO来了》这档节目的,还会有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知乎创始人兼CEO周源、58集团CEO姚劲波等人,让明星创业公司的CEO来讲述他们各自是如何从零到一的过程,并为那些燃有科技火焰的年轻人提供洞见和思考,或许就是第一步。

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也早就需要属于它的TED诞生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