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陌生人说话」:不舒适就对了
2017-11-28 13:32:53
  • 0
  • 0
  • 1

最近,媒体的日子都不太好过。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为了缓解传统媒体们日益低迷的状况,提出要对交叉控股的限制进行松绑,企图用资本流动合并的方式让报纸、电台和电视台获得更宽松的自救环境。而与此同时,一直被高调唱好的网络媒体平台也开始放缓了增速,Netflix在内的诸多网络平台都显示出收入缩减的状况,BuzzFeed也不得不减缓它的上市步伐。在国内,情况也极其类似,平台之间的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仅仅依靠广告收入就能风光过市的日子不再了,用户成为平台越来越重要的倚靠。

如果真的明白这种市场环境,那么就不太应该说电视人往网络平台流动是「由难入简」。比如曾经和柴静、闾丘露薇一同被「新周刊」封为「真实电视三女杰」之一的陈晓楠,在今年年初从凤凰卫视来到了腾讯网担任副总编辑和首席主持人。

作为一个已经在业界拥有相当地位和声誉的主持人,她这番转变,更像是在逃离「舒适区」。

在来到腾讯之前,陈晓楠的职业生涯可谓顺风顺水——从传媒大学毕业后进入北京电视台,三年后被挖到央视,2000年底被凤凰卫视邀请加入了资讯台的「凤凰早班车」,随后在凤凰卫视主持「冷暖人生」长达十多年。抱着一定要尝试一些新东西的念头,她加盟了腾讯网。很显然,她逃离舒适区的愿望也确实达成了。

首先是在2017博鳌亚洲论坛IT领袖圆桌会上,自嘲为「科技盲」的陈晓楠策划并主持了AI的话题讨论,为此她临时啃下6本AI相关的书籍,还第一次体会到作为策划人应该如何考虑节目的传播力问题。此后她才开始了从主持人向内容创作者的全面转变,「和陌生人说话」这档每期只有15分钟却换来过亿点击的网络节目,让陈晓楠终于实现了拥有一档完全属于自己的节目的梦想。

在这档原创视频节目里,陈晓楠带队的4人团队负责节目的策划、嘉宾、访谈、剪辑、运营等诸多工作,可以说从头到尾都打着陈晓楠的标签。「和陌生人说话」与她之前主持的「冷暖人生」有异曲同工的地方,但是她的个人特色更为突出——更为关注个人以及个人化的故事。从陈晓楠在诸多访谈里透露出的观点和她的回忆都可以看出,她始终对「个人」保持着最大的关注,在伊拉克她记得的是一位卖藏书来换日用品的教授,在黎巴嫩战地她记得一位在炮火中弹钢琴的老人,包括走了十几年的「冷暖人生」她印象最深刻的始终都是那些也许不起眼的个人的故事。

「和陌生人说话」的最新一期,采访对象是AA戒酒会成员,他们每天都会在戒酒协会里做互助访谈,分享彼此的心路历程和戒酒心得同时也互相鼓励。他们每个人都有关于酒精的痛苦回忆,也有关于大众对他们不理解的无奈和苦闷,在镜头面前他们把这一切都摊开在观众的面前。

中国社会历来对成瘾人群缺乏关注和理解,因此制造出了无数类似网瘾学校这样荒诞的悲剧。大众无法理解「成瘾」这个心理疾病的内在形成因素,哪怕它难住了全世界的科学界以至于仍旧无法给出成瘾体质的确切定义和病理解释。这个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有诸多复杂原理的疾病,在大众眼里只是简单一句「意志力不够」就可以解释的。在人类丰富的武器库里,刻板印象和偏见理应榜上有名。镜头对准了成瘾人群的那一刻起,「和陌生人说话」要做的就是对人类「善良」的挑战。

在人类诸多的美德中,「善良」是其中门槛很高的一种,只是这个门槛是隐性的不被人察觉的。很多人将对与自己利益无关的人施予同情看做是善良的体现,他们感动于自己给乞丐的每一分钱,展示自己为流浪猫留下的每一碗饭。这是一种最廉价的善良。真正的善良,潜在台词是自我牺牲和高程度的共情,它潜藏在你对敌人的仁慈里,透露于你对伤害的宽恕里,促成你对每一个你没有经历过的苦难的焦虑,以及对每一个你不了解的人的耐心。它追求最一视同仁的公正,和最高限度的自我暴露与奉献。这种几乎「反人类」的美德总是能引起所有人出于本能的排斥,然后用「白莲花」和「圣母」之类的词汇将其斥之为异类。

陈晓楠的采访对象里,充满了让人不舒服的标签,性工作者、有前科者、成瘾人士等等。而这种「不舒服」的情绪就正是源自于人类对自我利益本能的保护,我们害怕这些人会对我们造成某些无法预测的损害,因此拒绝他们是最简单的防御方式。善良却要求我们去放下所有的成见,理解他们,甚至接纳和帮助他们。

所以,善良本来就不是人类的本性之一。从幼儿时期开始,人类就是自私的,物权意识觉醒的那一刻我们就希望世界只属于自己。日本前文化厅厅长河合隼雄甚至写过一本名为「孩子与恶」的书,来教导家长们如何正确对待孩子与生俱来的「恶」意。

但是陈晓楠却在挑战这一切。她把她所能够了解的这些人的一切展示给了观众,她用几个小时的采访来打开「陌生人」的心灵外壳,然后将最核心的15分钟用来直击人心。于是我们能够在节目里见到最真实的「陌生人」,那些平时人们不愿意去理解甚至害怕去了解的陌生人。更令人满意的是,她将这件原本应该不怎么舒服的事情,用最舒服的方式呈现了出来,让观众没有经历痛苦的人性挑战却——用视频下观众的评论来说——「看到了人性」。

腾讯网在网络媒体平台的战争之中,一直力图在原创内容方面寻找突破口,公司副总裁孙忠怀表示在2017年自制内容的投入将会达到2016年的8倍之多。而在整个内容中,对「人」的关注度显然是重头戏,从当年「一个人的车站」开始,腾讯就开始显露出对「人」的思考和探究。陈晓楠无疑是非常适合这个方向的,尤其是当她开始带领整个内容创作团队之后,更学会了站在观众和用户的角度去思考节目的呈现。毫无疑问,如何用「人」去挑动「人」的情绪,她是最擅长的。

在腾讯新闻出品的2017年冬季「星空演讲」中,陈晓楠担任了主持人的角色。当天晚上张杰、佟丽娅、俞敏洪、马原、杨紫、黄圣依、易小星7位演讲嘉宾在她的引导之下,褪去了聚光灯下的装扮,重新还原为一个「陌生人」来分享自己人生里的故事。那些故事本身就足够精彩,而陈晓楠这个「观察者」的加入则让这些故事变得独特,变成了如何让一个人成为他自己的故事。实际上这7位看起来足够成功的人都各自有各自的挣扎和困顿,个人的、家庭的、未来的、过去的,就像陈晓楠在结束语里面说的一样,「我们感受到,或许就是他们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然而在星空之下,回望来路,他们都从曾经不舒适的挣扎中站了起来,给了所有观众一路继续前行的鼓励。

整个媒体产业的发展需要不舒适的状态,任何一个平台的发展也需要不舒适的状态。人性的进步需要不舒适,个人的进化也需要不舒适。这种不舒适不仅仅意味着动荡和变化,更意味着审视、探究和有所作为。这也许是「和陌生人说话」这档节目在聆听人性之外,给用户的另一个最好的启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